全国少儿美术赛事网官方唯一指定网站

微信
手机版
自定义链接

“浙江中国画70年”经典展|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2019-10-17 09:28:30 投稿人 : bsadmin 围观 : 评论
全国少儿美术赛事网│CCACCN
最权威专业的少儿美术赛事平台

2019年9月25日,由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主办、杭州国画院承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系列展览“浙江中国画70年”经典展,在杭州国画院美术馆开幕。展期将至10月27日。

浙江中国画领军人物潘天寿先生立足振兴民族艺术的高度,提出“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巧妙地避开了中西绘画的正面冲突,摆脱了西方绘画对传统中国画的侵蚀。先生继承民族优秀传统,倡导中国画教学独立成系,于1957年恢复中国画系,并分人物、山水、花鸟三科,培养专业人才;同时把师古人和师造化相结合,既借鉴传统,又取材于现实生活,提倡“诗书画印”四全的艺术主张和全面的传统文化素养。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画描绘对象和审美方式的变化,浙江中国画人物画家开始尝试以往不同表现手法,探索用新的绘画语言来表现现实主义,山水和花鸟画也得以更好的发展。

展览共展出浙江中国画家群体22人的70件代表作品。画家分三个年龄层,建国初期就已经成名的大家:黄宾虹、潘天寿、谭建丞、陆维钊、吴茀之、关良、诸乐三、顾坤伯、潘韵、邓白、余任天、陆抑非、陆俨少;20世纪五六十年代备受画坛瞩目的李震坚、顾生岳、周昌谷、方增先、宋忠元;六十、七十年代崛起的孔仲起、卢坤峰、童中焘、吴山明。

从《新安江纪游图》《雁荡山花》到《两个羊羔》《在风浪里成长》《粒粒皆辛苦》再到《钱江秋涛图》《毛竹丰收》等,我们从这些耳熟能详的作品中清楚地看见有一种中国传统绘画意识贯穿始终,看到建国70年浙江中国画艺术的传承有序、发展的脉络和风格的演变。作品选材从实际出发,为工农兵群众塑像,描绘山川自然和花鸟万物;风格多元,层次丰富,有重视继承传统的,有吸收民间艺术精华的,有取法原始艺术的;每一幅作品承载的信息让观众感受到时代的脉搏、笔墨意趣,画面透出一股蓬勃向上的生机和旺盛的生命力,展现当代中国欣欣向荣的发展成就。浙江中国画家群体选用大尺幅中国画来表达内容,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别致的构图、笔墨的延展,使中国画面貌焕然一新。

9月27日,“浙江中国画70年经典展”研讨会将在杭州国画院美术馆举行,就浙江中国画的传统和创新,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的发展方向,中国画在世界艺术中的民族性和独特艺术价值等方面展开论述和剖析。

重温经典,从艺术角度唤起中华民族的民族性。不忘初心,杭州国画院继续在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坚定文化自信,坚持艺术为人民服务的导向,肩负起时代赋予的文化使命和责任担当!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喜庆时刻,我们推出《浙江中国画七十年经典展》,是希望通过对已往的回顾,满怀信心地开启新的征程。

七十年间,以潘天寿先生为领袖的浙江中国画坛,面对几度风云变幻,经历诸多艰难曲折,硬是创造出一个个中国画的当代奇迹:潘天寿提出的“中西绘画拉开距离说”,巧妙地避开了中西绘画的正面冲突,摆脱了西方绘画对传统中国画的侵蚀;“浙派人物画”不但成功地突破了“中国画不能表现现实生活”的瓶颈,而且有效地维护并逐步开辟了以表现大好河山和美好理想为特征的山水画、花鸟画异军突起的崭新局面;中国画人才培养上“诗书画印‘四全’”的主张,提升了浙江中国画的文化高度和学术内涵……于是,《小龙湫下一角》《粒粒皆辛苦》《毛竹丰收》等一批经典作品应运而生,牢固奠定了浙江中国画在当代的领先地位。

一个在二十世纪曾经诞生过并长眠着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三位大师的浙江大地,一个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积累了如此丰厚经典成果的浙江中国画坛,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面向新时代,应该有充分的自信勇立潮头、担当使命,创造更多有价值的艺术硕果,为人民服务,为祖国添彩!

杭州国画院

2019年9月

重读经典 重温初心

——浙江中国画七十年经典展

在普庆新中国七十华诞之际,杭州国画院隆重推出“浙江中国画七十年经典展”,展示潘天寿、黄宾虹为代表的浙江二十二位名师的七十件精品之作。重读经典,发人深省,重温初心,感慨万千!

中国画画什么?浙江中国画的传统是什么?如今浙江画坛状况如何?一系列带根本性的问题再次叠影于心头。

东南形胜,繁华钱塘,自古就是文化高地,就中国画领域而言,此处万壑藏峰,峰峦叠嶂,景象层出不穷。

东坡漫步西子湖畔,浸润于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文书画高名大节,为千秋文人画之鼻祖;公望归隐富春江边,壮丽河山心中美景,极尽苍茫云卷舒,《富春山居图》随之横空出世;青藤不求形似求神似,笔墨表现真性情,如椽大笔淋漓在,泼墨大写意画派从此得到生发;缶庐倡金石大写意派,融汇诗书画印,大江南北写意花鸟应时而兴,晚清画史由是别开生面。

宋、元、明、清这一路下来,浙江中国画没有离开过优秀传统的正宗脉络,于传承中不断创新图存,领先发展,其积淀之深厚,绽放之灿烂,赢得了世人之歆羡!

进入20世纪,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中国画四大家,浙江便独占三席。至上世纪二十年代昌硕老人仙逝,五十年代宾虹老人和白石老人亦先后谢世,此后中国画发展的重担落在了潘天寿先生的肩上。

潘先生自二十年代在上海美专与诸闻韵共创第一个中国画系,1928年杭州国立艺术院(中国美院前身)成立,潘先生回浙出任该校主任教授,主持中国画教学,从此没有离开过这所重点美院,并两度出任院长。潘先生的中国画教学逐渐形成完整体系,他个人的创作也在绘画史上有了崇高的定位。新中国时期潘先生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画舵手,潘先生坐镇浙江,浙江中国画得天独厚,自然有别于其它地区。

尽管中国画先后遭到民族虚无主义的挫伤和文革的摧残,然而浙江以潘天寿为代表的老先生群体表现得十分自信和坚挺,他们对优秀传统坚信不疑:第一,认定中国画必须坚持精神性追求,以弘扬民族绘画来弘扬民族精神。保持文化的高格调、高品位,知行合一,重人品,重修养;第二,主张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中国画必须坚持自己的特色,以特长取胜,扬长避短,融诗书画印为一体,并有选择地吸收外来文化之有益营养;第三,强调中国画笔墨,突出用笔之长,构筑笔墨结构,弘扬笔墨精神。

从本次经典展可以发现,这些精品佳作特具学术含量,没有受到金钱污染,纯真、大方、朴实,贴近生活,贴近大自然,且颇有内涵,显得明豁、概括、高峻、伟岸,给人一种向上的精神力量。作品总体保持了中国画的鲜明特色,作品有的题诗有的虽然没有题诗,但依然融进了浓浓的诗情,表现了诗的美感—特别高尚、精深、优美,保持了对高格调、高境界的不懈追求,从而增加了作品的情韵,这是中国画之优长,也是必须继承的优秀传统。书法和金石的引入更使中国画的线条凝炼、丰富、隽永,大大增加了审美情趣、文化含量和超常的耐看性,从而使中国画在世界艺术之林独树高标,为世人所崇敬和仰慕。此次所选之作品多数将诗书画印融汇一体,笔墨精湛,构图新颖,每一位的个人风格都有自己独特的探索,并不雷同。不仅中西绘画拉开距离,个人风格亦保持了间距。这里有博大精深的传统,又有妙悟独造的传承。既有以黄宾虹为表率追求内美真谛的山水画群体;又有以潘天寿为代表充满民族文化自信的花鸟画团队;还有领先全国的浙派人物画翘楚。

新中国时期也有强调政治、主题先行而一度忽视艺术本体的现象发生,但作为优秀的艺术家总会有自己的思考和独立见解,他们各自以真善美为准则,有着高尚的审美取向,尽可能将艺术与政治统一起来,表现了整个社会欣欣向荣的一面,弘扬正气,驱逐歪风邪气,坚持艺术初心,在绘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们在近距离观瞻名家名师的这些真迹时,有不少作品确实会让人怦然心动,引起诸多联想,得到可贵的启示。

黄宾虹 新安江纪游图 168cm×112cm 西泠印社藏

黄宾虹创造了山水画浑厚华滋、平淡天真的画风而彪炳20世纪中国画坛。他学古、临古和写生采风均传其神而不习其貌,当以不似之似为真似,参悟内美,重精神气概、格调意境;重画面笔墨质量、章法规律而不拘泥于某家皴法笔法;大胆将自我对金石斑驳之感受、古文字之朴美、以及自己国学的所有修养融入画面,又吸取外来文化营养,晚年妙悟独造,直通自由王国。在近现代成功的画家群里,黄宾虹是第一个从笔墨的深度演变成具有现代感的当之无愧的大师和思想者。

潘天寿 小龙湫下一角图 107.5cm×107.8cm 潘天寿纪念馆藏

潘天寿充满对民族文化的自信,主张振兴民族文化以振兴民族精神,据理力争坚持中国画独立成系,倡导诗书画印全面修养,并开创人物、山水、花鸟分科教学,首开书法篆刻专业,并名副其实地成了现代中国画教学的奠基人。其艺术博采众长,沉雄阔大,奇崛高华,诗书画印熔铸一炉,特长意笔花鸟及山水,兼擅指墨画,偶作人物亦多别致,对书法、诗词、篆刻、画论、画史等均有精湛的研究和著作。他的中国画创作继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之后登上了又一个高峰。

谭建丞 听松图 104cm×67.5cm 私人藏

谭建丞一生大多在湖州度过,他的名声传播未出浙江,但他的作品也相当可观,他注重文学修养,金石书画颇具书卷气,其花鸟画设色清丽,山水画笔意纵横,亦擅人物,佛像尤精。作品尚气势,重整体,浑厚简朴。书法厚重端凝,笔力遒劲,这次选了他的《松石》、《人物》等代表性作品。

陆维钊 雨后永康道中图 96cm×42cm 陆维钊书画院藏

陆维钊曾任清华国学院王国维助教,又助叶恭绰编撰《全清词钞》。擅长诗词书画,一生治学严谨,于文学、书法、篆刻、绘画,以至音乐、医学,无所不精,且能融会贯通,精妙全面地掌握中国文化精华,是综合中国文化艺术精华的可贵学者。晚年以书法卓绝,驰名于世,熔篆、隶、草于一炉,圆熟而精湛,凝练而流动,独创非篆非隶亦篆亦隶之新体—现代“蜾扁”,人称陆维钊体,独步古今书坛。为我国现代高等书法教育的先驱者之一。

吴茀之 蔷薇小鸡图 136cm×68cm 吴茀之纪念馆藏

吴茀之为20世纪“新浙派”的领军人物之一,擅长写意花鸟画,兼作山水、人物,同时在画史、画论、诗文、书法,以及中国画教学等方面贡献卓著。个性孤傲不羁,才情和品行均被视为国画界之圭臬,与潘天寿情同手足,亦师亦友,志同道合,深受学生爱戴。吴先生“取经多方”,特重师法造化,走写生采集画材之路,广采新题材,创造新技法,逐渐形成清新刚健、婀娜多姿的个人风格;晚年世事沧桑,作品渐趋醇厚朴茂,老辣郁勃,个性特显,可谓人笔俱老,水到渠成。

关良 钟馗啖鬼图 70cm×3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关良大胆地将西方现代派的绘画理念引入中国传统的水墨画,创造了别具一格的戏剧人物画。他的戏剧人物,观念新颖,不拘泥于解剖和透视,造型又吸收了民间艺术的某些特征,注重夸张变形,笔墨变化多端,情态天真稚拙。总体风格质朴平易,凝重自然,纯真幽默,童趣妙生。

诸乐三 设色棉花图 138cm×62.5cm 安吉县博物馆藏

诸乐三擅长中国画、书法和篆刻。书法以钟繇入门,后攻汉魏诸碑及二王等,尤擅石鼓文;篆刻从秦汉古玺化出,以古籀甲骨入印;绘画承吴昌硕,参入诸家,以写意花鸟为长,画风厚重古朴。新中国时期,他作为与潘天寿、吴茀之等老先生群体主力之一,为浙江美院中国画系的重建和发展作出贡献,积极参与筹建中国第一个书法篆刻专业培养本科生和研究生。

顾坤伯 壁立千仞图 60cm×65cm 中国美术学院藏

顾坤伯山水画传统功力深厚,其青绿设色将唐、宋金碧山水的浓艳和元明浅绛山水的清淡自然结合,独创新风。笔墨淋漓酣畅,构图随意生发,把清雅俊逸之韵与雄奇浑厚之概融成一体,刚柔相济、相得益彰。重视写生,善用水墨烘染,并渗以西法,自创新意,晚年小中风碍于言语表达,是一位善于示范的中国画教育家。

潘韵 峨眉九老仙府图 104cm×52.5cm 私人藏

潘韵擅长山水画,兼善人物、花鸟,作品擅长勾斫笔法,笔多顿挫,劲健而活脱;追求骨法,刚硬爽直。晚年受黄宾虹画理启示,追随石溪笔意,承宋人余风,添老辣意味。曾不幸被打成右派,后得以平反。其一生以百姓之心、童心、喜乐心、平常心作画。作品刚直强倔含蕴藉温婉,充满诗情画意和生活气息。

邓白 梅鹤图106cm×36cm 浙江美术馆藏

邓白擅工笔花鸟,形象生动,线条刚健有力,设色清雅秀美,极富装饰性。他的书法风格独特,具有音乐旋律美。他参与修复杭州灵隐寺大雄宝殿释迦牟尼造像和北京人民大会堂浙江厅设计,参与恢复龙泉青瓷生产,成功烧制仿南宋官窑青瓷。作为古瓷研究专家,贡献卓著。

余任天 富春江严陵濑钓台图 134cm×273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余任天兼擅诗书画印。其山水笔墨酣畅、意态鸿蒙,花鸟、人物亦生机盎然、格高意雅;书法四体咸备、气清神旺,尤以草书入画别树一帜,篆刻更独立高标,气概纵横、雄健苍润;诗词通达晓畅、清新自然。自认“草野之人”,一生谦逊低调,却被潘天寿、沙孟海等前辈视为挚友,誉之为“四绝压群伦”的“艺术全才”。

陆抑非 虞美人图 84cm×33.5cm 中国美术学院藏

陆抑非擅长花鸟画工笔、没骨、兼工带写、小写意和大写意各种技法,又书画兼善,是一位全能画家,可谓中国花鸟画历代绘画技法的集大成者,被誉为花鸟画正宗派代表。他任教时间最长,创作数量惊人,留存教学课徒稿最多,是中国美院重要的一位老画家、老教育家。

陆俨少 西泠揽胜图 69.5cm×46.5cm 西泠印社藏

陆俨少擅画山水,功力深厚,尤善于发挥用笔效能,以笔尖、笔肚、笔根等的不同运用来表现自然山川的不同变化。线条疏秀流畅,刚柔相济。云水为其绝诣,有雄秀跌宕之概,勾云勾水,烟波浩渺,云蒸雾霭,变化无穷,并创大块留白、墨块之法。兼作人物、花卉,书法亦独创一格,颇具创新意识,从传统成功地转换建立个人风格。诗文、书法、画论等学术修养深厚,教学成果斐然。

李震坚 井冈山的斗争 96.5cm×176.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李震坚为“浙派人物画”元老五人之一。在中国人物画创作和教学中,注重继承中国画优良传统,并吸收西画造形之长,融会贯通,成功地运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表现现实生活,将素描造型结构融入到传统水墨画的技巧中,通过用笔的变化把握形象特征,取得“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成绩卓然。这次作品有《井冈山的斗争》、《在风浪里成长》均为代表作。

顾生岳 天心月圆 · 弘一法师像 82cm×64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顾生岳擅长中国工笔人物画,作品厚重沉稳,为“浙派人物画”五位元老之一,一生从事中国人物画创作和教学,对中国画基础课改革提出“三写”(慢写、速写、默写)教学,产生了较大影响,其本人的人物速写被人广为赞颂,特别能抓住人物的瞬间神态特征。这次选的《维族长老》、《李叔同》均为代表作。

周昌谷 两个羊羔 78.2cm×39cm 中国美术馆藏

周昌谷“浙江人物画”元老五人之一。1955年中国画《两个羊羔》荣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是新中国美术界第一次获国际金奖。他传统文化修养全面,治学严谨,功底深厚,能熔诗书画印于一炉,又对西方印象派、野兽派色彩深入研究汲取,兼容并蓄,融会贯通,其画以少数民族题材最受赞颂。草书、篆刻也造诣精深。

方增先 粒粒皆辛苦 105cm×65cm 中国美术馆藏

方增先“浙江人物画”元老五人之一书画兼擅,人物画创作和理论最为特出,提出以“结构素描”与传统中国画基础教学相结合的理论,坚持中国画人物线性表现方法,解决人物造型问题,从而以鲜明时代特征和现实生活气息使中国人物画焕然一新。代表作有《粒粒皆辛苦》、《说红书》、《艳阳天》、《母亲》等。

宋忠元 岳飞像 76.5cm×58.5cm 周昌谷艺术馆藏

宋忠元为“浙江人物画”元老五人之一,擅长工笔人物画,造型严谨,构图简洁,色彩变化自如,极富装饰意趣。从传统壁画和工笔卷轴画广泛吸取变通,作品多表现现实生活,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抒情性,这次有他的《岳飞像》参展。

孔仲起 钱江秋涛图 93cm×295cm 私人藏

孔仲起山水画以钱江潮名世,雄健奔放,不可一世。这次有《钱江潮》参展。他的笔墨融古化今,自创“云皴法”“弧勾法”“短线法”“水彩泼墨法”等技法,表现江河湖海的不同动态与意境。尤于“动态之水”的表现最得采,丰富了中国山水画“云水画法”的绘画语言。

卢坤峰、姚耕云、方增先 毛竹丰收 73cm×421cm 中国美术学院藏

卢坤峰长于写生,工笔、写意皆擅,对中国历代文人画研究精深,在传承中发扬,创造了清新高雅个性鲜明的画风,尤以兰竹享誉盛名。曾创作粗毛竹巨幅,作为联合国大厦重要装饰。这次选有《毛竹丰收》代表作参展。

童中焘 南湖图 108.5cm×81.5cm 私人藏

童中焘擅长山水画,是浙派山水画代表之一,画风骨气清刚、风神秀发,奇崛豪隽共济。学养高深,于传统文、史、哲、经及西方哲学、美学都有全面深广的探索。所论思辨缜密,秉性正直,不染世俗,以发扬光大传统为已任,为人师表,深受师生爱戴。

吴山明 老人与幼獒图 69cm×138cm 私人藏

吴山明长于人物,兼及花鸟、山水画。其中国画转师多益,广采前人之长,追求古今相融、中西相合,形成了自己的个性特色。开创了不同师辈的当代“吴家样”,形神并至,笔境兼夺,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在当代画坛独树一帜。作为“浙派人物画”第二代的代表性人物,他最重要的贡献在于笔墨语言有所突破。在黄宾虹的影响下,他将宿墨用于人物画领域得到别开生面的拓展,尤其是淡宿墨的应用得心应手,韵味充盈,从而为意笔人物画的审美开拓了新的空间。

重读这些高雅、纯美又充满深睿、哲思的现代经典,令吾辈重温初心,切望处纷扰的当今而不致迷失中国画发展的方向。环顾左右,当今中国画画家似乎短了底气,对前辈名家在传承中创新有些疑惑。诚然,当今西方文化中心论具有强大势力,西方艺术习惯以否定传统,推倒重来成事,观念先行,潮流瞬间即变,艺术家以新奇作品吸引眼球取胜。然而,这绝非艺术高下之标准,艺术具有时代性,但没有先进落后之别。众多书画家为艺术而战!艺术追求永恒的价值。

东方艺术从来不逊色于西方,尤其是作为“文中之文”的中国画,是图像更是精神,看不到内在的精神惟见图像是可悲的。

当下的中国画家有无作为,自当拭目以待,相信只有充满民族自豪与文化自信心,创造出有精湛笔墨有良知的艺术作品,反映开放自信发奋图强的祖国真实图景,才值得夸奖,亦定能青史留名。

改革开放初期,画界有人声称中国画已经穷途末路,山穷水尽了,用的就是西方标准。李可染、黄胄等老先生当时就理直气壮地说:“中国画是中国人的艺术,中国画的好坏,中国人说了算!”我们的艺术家,根本不必考虑洋人的标准和所谓“走向世界”的需求而放弃我们自己的标准,可以我行我素,完全按照中国人自己的画论标准,按自己意愿创作纯属自己的艺术。这样才对得起祖宗,对得起民族。

注: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会采取删除等措施。

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全国少儿美术赛事网│CCACCN
最权威专业的少儿美术赛事平台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